君安乐

假如他们是______【一】

ooc。甜的

剧组日常。

烂尾了。



“孔明啊,这是最后一场戏了,能撑撑吗?”导演递上了茶水和药,好生客气地问。

“……”诸葛亮一抹额头的热汗,接过了水和药,一口闷下去,沉默了一会儿。

诸葛亮,二十三岁,职业,演员。这部《犹忆》是他新接的戏,但是拍摄特别不顺利,不是刚开始户外拍摄就遇上了大雨,就是后来道具出了问题,戏台都差点塌了。熬到最后,自己给熬出感冒来,脸上苍白苍白的,一点活人气都没有。

“导演啊你放了亮吧亮想回家——”诸葛亮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。

“回去找妈妈吗?”一位年轻的男子转了过来,冲二人一笑。

这是周瑜,二十九岁,但已经是位知名演员了。他性格很好,但脸却显得很成熟。剧组里的人都喜欢称呼他为“公瑾哥”。属于标准型的暖男。

“……不存在的。”诸葛亮叹了口气。

“好了好了,大家都先休息会儿,一会儿拍最后一场戏。”导演站了起来,宣布道。

最后一场,是诸葛亮和周瑜的对手戏,两个人要在四五米高的小楼上打起来,周瑜使棍,诸葛亮使剑。导演吩咐了一下二人,准备开拍。

周瑜接过了棍子,在手上掂量了一下,笑道:“这比平时练习用的那根轻啊。”

道具组的朱然探出头来说:“平时那根两头可是真金。”

“有钱有钱……真金就这么拿来练,还好瑜没有给它磕了个角什么的。”周瑜挥了下棍子,笑嘻嘻地说。

诸葛亮从朱然那里拿过剑,把剑从剑鞘里拔出来,伸手摸了摸剑刃,说:“塑料的啊,那平时的呢?”

“真的铁,开过刃的。”朱然一脸认真。

诸葛亮吓了一跳。

 

“摄像机准备!演员准备!”导演举着喇叭喊。

“孔明,上。”周瑜笑了笑。

诸葛亮爬上了梯子,到了小楼上,却发现这楼的木头根本没钉好,人走一下都会晃,他还站不稳就趴下了。“导,导演!真的要打?”他一脸懵,想到当初那个差点塌了的戏台。

“放心,吊个威亚!”导演继续拿喇叭喊着,诸葛亮趴在地板上,感觉到声波都能使人晃动。他抓着一旁的栏杆不敢站起来,稍一用力就扒下了栏杆。

“喂导演!你,你这栏杆什么材质啊!这么,这么脆弱的啊!”诸葛亮一边吼着一边把发麻的手挪回到了地板上。

“不然怎么体现你俩武功高强把楼都打塌了,还有这成本低啊!”导演回复。

“……嗯。”诸葛亮一脸无奈。

周瑜也爬了上来,看到诸葛亮趴着,有点想笑,就抓着他的手,想他扶起来,但尝试了一下发现不可能,就说:“一会儿还吊威亚呢。”

“……怂。”诸葛亮回道。

“怂有什么用,快起来。”周瑜劝道,手就用力了一下,却不料小楼猛地一晃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呀——”诸葛亮嚎叫。

周瑜似乎捉住了什么好玩的东西,忽的把诸葛亮拽了起来,而小楼经不起承受,径直向一边倒去——

“周公瑾——我跟你没完!”诸葛亮叫道,紧闭双目,他却摔倒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

“傻子,不会倒的。导演可不敢拿我们生命开玩笑。”周瑜抚着他的头发笑盈盈地说。

导演别过了头,朱然转了过去,众人闭上了双眼。

周瑜撩了撩诸葛亮额前的刘海,温柔地吻上去。


孤儿怨【一】

他是孤儿。
当院长把他抱起来时,他就彻底知道自己没有了父母。
院长给他起名——“姜维”。

一.领养

姜维坐在地上,玩着积木。
今天早上就有人来找院长,他们进里屋谈话很久了。
姜维忍不住好奇,放下积木,悄悄走到窗台边,踮脚看着里面。
院长似乎和那人谈得很不愉快,但姜维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,他只是从他们的表情看出来,院长有气愤,又有无奈。
姜维不懂,继续去玩积木。
不久,院长走了出来,身后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,还有一位贵妇人,身着旗袍,手上抱着一只睡着的猫,虽然毛色很好,但特别肥,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。
“姜维,过来。”院长招呼。
姜维乖乖地走过去。
“这是你的养父,诸葛先生。”院长把姜维抱起来,送到男人手上。
“要好好的。”院长说。
“……”姜维不会说话,但他还是点点头。

养父的房子真的很大,在那个时候,在北平,居然有这么大一座宅子。
姜维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但他觉得养父很厉害。跟在养父后面,他听到了前面二人的对话。
妇人说:“孔明,这孩子是不是不会说话?”
男人点头,说:“不过他确实很乖。”
“乖?”妇人笑了笑,“不过这样也好,少些烦躁,你工作可以专心些。”

姜维想,其实不会讲话,也没有什么不好。

他被安顿在二楼的一间房间里,房间不大,里面全是欧式风格的家具。他刚刚已经摸索到了养父母的名字。养父应该是叫诸葛亮,养母姓黄,具体叫什么没听见。

夜晚。黄夫人为姜维端上了一杯热牛奶。姜维接过,喝了几口,觉得不好喝,但他看见黄夫人一脸的笑容,还是一口闷了。
黄夫人出去时,便拉上了灯,还带上了门。

姜维盯着厚厚的窗帘,外面有月光打在窗帘上,映出黑黑的影子。忽然,他看到一个人形的东西立在外面。他瞪大了眼睛——

这可是二楼!外面还是没有任何东西能给人提供站立的空间的!

那东西似乎也看见了他,打开了窗子,掀着窗帘就想进来。

姜维闭上了眼睛,面向另一边不去看……

忽然一束光传进来,原来是诸葛亮过来看看姜维睡着没有,而那团黑影似乎也受到了惊吓,躲了起来,诸葛亮看姜维眼睛闭着,便关上了门。

姜维输了一口气,再看外面,黑影已经没有了。

长相思令【二·上】


没过几日,曹操大军果真压境了。在调配好一众将军后,打仗的前夜。
周瑜府上。
微弱的火光映照着对坐的两人的脸庞。周瑜忽然对诸葛亮说道:“孔明,怕吗?”
“有什么好怕的。”诸葛亮握住他的手,“信我,能赢。”
“不,我怕,练尸这么久,死后阴德不足,见不到伯符。”周瑜叹了口气,无奈地摇摇头,说。
“……不怕,会见到的。”诸葛亮安慰他。就像小时候,在师傅门下求学时一样,夜里,无论发生什么事,诸葛亮都会护着周瑜。
“瑜听说,刘皇叔有孩子了,对吗?”周瑜悄声问。
“一个女孩儿。”诸葛亮答。
“女孩儿好。不会涉及到政治里面,不会经历那么多的凶险。”周瑜慢慢地回答。
“阿糜……就不是了。”诸葛亮叹了口气。
“阿糜是师傅最得意的弟子啊。”周瑜说。
“对啊,但现在……她也嫁人了。”诸葛亮无奈地说。
“不提伤心事了。明天还要打仗。”周瑜说着吹熄了灯。
一夜无梦。
次日。
满江的焰火,照亮了半边的夜空。诸葛亮持着章策,说:“就是从前,也没有这么漂亮地合作过。”
“也不会有以后了。”周瑜说,“我们没有以后。”
“什么意思?”诸葛亮问。
“至尊对我有猜忌。我怕我只是为了应付赤壁才被他召唤回来的棋子。”周瑜摇了摇头,“狡兔死,走狗烹。飞鸟尽,良弓藏。”
诸葛亮没有说话,只是选择沉默。周瑜想到了什么,推推他,说:“我们这场战争还没结束,孔明,随瑜讨贼!”
两个身影一跃而起,踏在甲板上。章策和北冥闪过两道诡异的寒光。在这朔风狂卷乱雪的冬天,只有鲜血能唤醒三尺青锋的傲然。周瑜猛一转身,剑刃上便染上鲜血。章策随着诸葛亮敏捷的动作贪婪地吞噬血液。
两人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,落地,背靠背立着,一副胜者的姿态。在火焰中,沉默着……
四年后。
当初的那个孩子,已经长成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儿。刘备给她起名——刘禅。
刘备也开始慢慢对这位军师疑心,尤其是在听闻他和糜夫人之前的故事后。刘备甚至,在入蜀中后,就软禁了他。不过好在,他还是刘禅的先生,刘备兴许也要为了自己的孩子,不敢随便拿他怎么样。
一日。
“阿斗,过来。”诸葛亮拍着手,把她抱到自己的怀中。一位小侍女端着三杯茶走了过来,放在桌上。诸葛亮将桌上的毛笔放在砚台边,抚平,又抓着小刘禅的手。
“阿斗,我教你写字好不好?”诸葛亮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,轻声问。
“好……好。”刘禅抓着笔,不知道干什么。
诸葛亮握着她的小手,在纸上写下了一个“刘”字。“这是阿斗的姓呐。”
“军师!不好了!”赵云三步并作两步,跑进了屋内。

【all禅】长相思令

其实一二章里斗斗不怎么出现啦,主要是铺垫and伏笔。x不过大部分为云亮瑜亮的粮。x

“那这些,都交给军师处理吧。”刘备望了望地图上东吴那一块,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。
赵云其实对刘备并没有什么好感,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。但刘备总有意无意地对诸葛亮示以亲昵的态度。以往在水镜府,可没有人敢这么做。而赵云也是强压心中的怒火,时常告诉自己,这是主公,不能生气。
诸葛亮看出了赵云的那点小心思,便拱手对刘备道:“如此,明日亮就和子龙将军动身。”
“好。”刘备答得异常痛快。

回去后。诸葛亮也拿到了章策。他一边拿着绢布擦拭着利剑,一边对赵云说:“以后少在主公面前显露你那些心思。人的眼睛是会说话的。”
这话压的赵云无法反驳。他也只好随意应了一句。忽的,他又想起了诸葛亮送去的玉佩,就说道:“你居然把师傅送你的玉佩,送给了小公子。”
“是小姐。”诸葛亮纠正道,“甘氏虽生下来了龙凤胎,但今日送出来的,是女婴。”
“你能看得出来?”赵云诧异地问道。
“男婴身体羸弱,主公肯定不肯让他见人。”诸葛亮解释道。
“但你还没有回答云的问题。为什么送。”赵云催促。
“亮想收她为徒。”诸葛亮淡淡道。
“所以,你怕她中途出意外,锁住她的命?”赵云咧嘴一笑。
“至少,在她及笄之前,都得护住她,不是么?”诸葛亮也笑了。
“你不怕主公,说你,以巫术乱天下?”赵云问。
“得了吧,我们师兄弟,都是这么做的。还是早些休息,明早还得去东吴见公瑾师兄。”诸葛亮放下章策,去整理床铺。赵云也干脆挤了上来。
“回你的地方去。”诸葛亮推推他。
“不行,云今天吃够醋了。”赵云说着就摊开了被褥。
“就你这……喂!赵子龙你干什么!放开!唔!”
……
翌日。
江岸上是白色的浓雾。诸葛亮手持傲羽,腰配章策,踏上了去东吴的小船。赵云站在他身边,二人一直沉默无言。艄公熟练地摇着船桨,忽的就问诸葛亮说:
“先生,去东吴,是为了一众百姓吗?”
诸葛亮错愕了一会儿,他这才细细打量艄公,听声音像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。草帽盖住了大半边的脸。身上披着件蓑衣。
“是。”诸葛亮说。
“我听说,东吴的谋士可不简单。”艄公平淡地说。船舱内还有个十多岁的孩子,似乎与艄公是父女关系。有个头戴白玉簪的孩子掀开帘子出来,说:“爹,别提那些东西了。”
艄公无视了他,继续说:“水军都督周瑜,七年前接着养病的名义回了柴桑,但其实,他在柴桑大肆寻找死人尸体。”
诸葛亮和赵云不禁打了个寒战——周瑜居然早他们一步着手练尸魔。
“那后来,怎么样了?”赵云赶忙问。
“这些有悖道德的事情,我们也只知道个大概。谁知道他拿些尸体回去是做什么的。不过我倒听别人说,天下是又要易主了。”艄公说罢,便不作语。
诸葛亮看着他脸上的笑,略微觉得有些眼熟。

东吴。
站在岸头迎接的就是鲁肃。二人互相拱手行礼,鲁肃便带着诸葛亮去了东吴大殿,而赵云却被留了下来。
两个人穿过几重宫殿,来到了周瑜所在的地方。这位东吴的都督,正双手撑在桌子上,盯着桌上的地图。
“亮拜见都督。”诸葛亮拱手行礼。而周瑜毫无反应。鲁肃便让诸葛亮先站起来,上去悄悄说:“都督,这是您师弟。”
周瑜忽然抬起了头,看着诸葛亮。诸葛亮也看着他。四目相对,周瑜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说:“怪不得熟悉,原来是孔明。”
“公瑾师兄。”诸葛亮也笑了。
“来人,赐座。”周瑜一挥手。诸葛亮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一些诡异的东西。

一下午的谈话。诸葛亮直接摆明了可以用尸兵对付曹军。一,曹军里没有人懂尸魔是什么,二,尸兵刀枪不入,唯独只有水火能使其毙命。对付曹军,这也是个办法。鲁肃当场就同意了他的说法,而周瑜却说还要再等等。
诸葛亮明白,其一,这是水战,其二,冬季多西北风,万一曹军放火……
周瑜一定知道其中的利弊。他要找一个两全的办法。
联盟的最后,是火攻。

【all禅】长相思令

一.
“甘夫人难产了。”刚从刘备那里回来的诸葛亮对赵云说。
“甘夫人吗……身处战攻之世,身不由己。”赵云无奈应了一句。
“是,但愿阿糜不会被牵扯进去吧。”诸葛亮怅然地望着外面。
“她都已经成为主公的妻子了。孔明你还是……”赵云想说,诸葛亮制止住了他。
“别说,这些事情,你我知道就好。”诸葛亮冷冷地说。
赵云自然知道他这位师弟的作风,便也闭上了嘴。他一手揭开了杯盖,轻轻抿一口,就问:“那些东西,你找到了没有。”
“哪些?”诸葛亮才问,忽的又想起来,“不必说了,该有的都有,就差那几具好的空壳。”
赵云点了点头。两个人便一起沉默了。

深秋,万物凋枯。外面的草木平铺了一层秋色。天上阵阵去雁,在天空中排出一阵整齐的队列。诸葛亮独立在窗前,持着羽扇。
“孔明,别看了,走吧。明天还要打仗。”赵云在后面叫他。
“章策呢?”诸葛亮头也不回地问。
“还在铁匠师傅那里。我陪你去拿。”赵云说道。
“算了。今晚去见孩子的。别吓着他了。”诸葛亮转过来,说道。
“他还很小呢,看不到的。”赵云道。
“孩子有灵性的。”诸葛亮耸了耸肩。
“行吧,听你的。”赵云笑了。
诸葛亮从抽屉里抽出一个小锦囊,从里面取出个小玉佩,便随着赵云一同去了刘备处。

夜晚。
糜夫人抱着初生的婴儿,站在刘备身后。
“恭贺主公。”
诸葛亮和赵云同时跪下行礼。
“不必如此。”
刘备笑笑。
“这孩子长得很可爱,和夫人很像呢。”糜夫人笑着,把孩子递到诸葛亮手上。诸葛亮接过,稳稳地抱住。
“先生为这孩子准备了点小礼物,望主公手下。”赵云将玉佩拿了出来。
“孔明有心了。”刘备笑道。赵云亲自将玉佩给孩子挂上。诸葛亮又将孩子小心翼翼地抱到糜夫人怀中。
“时候不早,我们也该谈论一些事情了。曹军如此南下,可以说是举其全部兵力。”诸葛亮轻咳了两声,将桌上的地图平铺好,对着刘备说。
“军师有何妙计?”刘备浅浅一笑,说,“备听你的。”
“如今,亮的想法是,南下,过长江,向江东孙氏寻求帮助和援军。”
TBC

【all禅】长相思令

还是引子,

正文是什么,不存在的

六.

成都被攻陷了。她主张出城投降,但姜维拒绝。两人僵持不下,姜维甚至带着一众蜀将,跪在她面前,以死相逼。她默然了,径直转过身去,只余下一众蜀将。

 

七.

后来,姜维自刎了。她独自站在司马昭的大军前,双手捧着玉玺,脸上是虚伪而又无助的笑。

一切,在这里都应该结束了。

 

八.

洛阳的秋天,很美。满山的金黄,真能牵起他乡客的思绪。一杯又一杯的酒,倒在杯中,更是浇在她的心上。

 

九.

“今日……是父亲的忌日……啊,我……怎么可能忘掉呢?”

“你是忘不掉。你更忘不掉千里之外的蜀地。放弃吧,刘公嗣,你不可能在这里赢过我司马子上的。”

 

【all禅】长相思令【架空向】

维禅云禅亮禅昭禅。
借梗。

一.
她出生那一天,满天繁星。天空中的北斗,隐隐约约。父亲为她取名“阿斗”。
其实她还有个哥哥,刚出生便夭亡。父亲因此憎恨她,讨厌她。

二.
父亲没有儿子,她被当做男孩子养大,整日跟着赵将军习武。女孩子总会在豆蔻年华时情窦初开,她喜欢上了先生的弟子——姜维。同窗共读,姜维也不知道她是女孩子。这是个秘密。

三.
先生想要助父亲一统天下。所以他一心想要练就尸魔王。很多人为此失去性命。而先生也算尽自己不能看破天机,就想把自己所有的才能传授给一个弟子。先生看中了姜维。

四.
姜维离开了她,跟着先生四处征战练尸。她陷入了绝望,她大哭大闹,对着先生吼,明知道她喜欢姜维,为什么要让姜维离开她。先生只是把她抱在怀里,说,她有一条命,是先生给的。她应该为他付出一些。

五.
后来先生死了。姜维也继承先生遗志,并且几往曹魏。她也渐渐淡忘了姜维。

TBC